第03版:精品阅读
3上一版  下一版4
 
被毛泽东轰下台的校长
版面导航     
上一版  下一版
朗读      2020年6月2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被毛泽东轰下台的校长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张干(1884-1967),字次仑,湖南人,1908年从湖南中路优级师范学堂毕业后,留校任教。1912年,该校更名为湖南公立第一师范学校。1914年春,湖南第一师范、省立第四师范合并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张干任校长。而因学校合并,1913年春考入四师预科的毛泽东被编入一师预科第三班,重读半年预科后,编入本科第八班。自此,毛泽东和张干开始了长达50余年的交往。

  下令开除毛泽东等“闹事”学生

  1915年6月,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传达了省教育厅颁行的一项规定:从下学期开始,学生每月需交纳10元学杂费。这首先遭到那些家境贫寒或因其他原因得不到家庭接济的学生强烈反对,尤其是从四师预科转来而要多读半年书、多交半年学杂费的学生呼声更高。有人说,这是张干为“讨好当局而主动建议的”,于是,学校掀起了一场驱逐张干的运动。

  同学们印发《驱张宣言》传单,揭露张干“不忠、不孝、不仁、不悌”等“劣迹”,企图通过舆论搞垮张干。毛泽东看后,却不以为然,认为这没有击中张干的要害。他指出,我们要想赶走校长,就要批评他如何办学不力。他很快拟出一份新的《驱张宣言》,尖锐地抨击张干对上逢迎、对下专横、办学无方、贻误青年的弊政,并组织同学连夜赶印了上千份,次日清晨在学校广为散发。

  一师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长沙城,惊动了省府衙门。湖南省教育厅当即委派一位督学来一师,召开全校师生大会,要求学生立即复课,不得继续“胡闹”。这更使学生们激愤不已,他们纷纷给这位督学递纸条,上面写着:“张干一日不出一师校门,我们一日不上课!”搞得督学狼狈不堪,难以下台,只好答复说:“你们还是上课吧,下学期张干不来了!”

  张干闻听此讯,羞愤交加。当他得知《驱张宣言》是毛泽东所为时,当即决定要挂牌开除毛泽东等17名带头“闹事”的学生。

  消息传出后,曾经为毛泽东讲授过修身、教育和伦理学等课程的一师教员杨昌济(杨开慧的父亲)对此愤愤不平。他在课堂上谈到这个问题时,便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写下这么两句诗:“强避桃源作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

  杨昌济决不会容忍学校当局把他一向期望很大,并视为“柱天大木”“当代英才”的毛泽东开除!于是,他先后联络王季范、袁仲谦、徐特立等骨干教师仗义执言,据理力争,并专门召开全校教职工会议,为学生们鸣不平,迫使张干收回成命。另一方面,学生们继续发动罢课,重申“张干一日不出校,我们一日不上课”的誓言。迫于压力,张干最终同意不再开除毛泽东等“闹事”学生,但仍给毛泽东“记大过一次”处分。

  事情平息后,张干自觉无颜继续呆在一师,于是于当年7月主动向省府递交辞呈,黯然退出。

  离开湖南一师后,张干继续在长沙从事中学教育,又曾任省立六中校长、湖南省督学等职。

  1918年6月,毛泽东从湖南一师毕业,后为从事革命活动走南闯北,与张干失去联系。

  解放后处境艰难,受到毛泽东的关怀

  解放初,张干有好几块心病:一是恼恨自己当了“地主”,成了革命的对象。他家本是贫农,以后任教40余年,靠积蓄购置了一份田产,却未曾想成了“剥削阶级”;二是当年自己的学生毛泽东,如今成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悔不该当初提出开除他,还给了个“处分”,虽然毛泽东是大人物,未必记人之过,但终究是一笔未了的旧账;三是国共双方重庆谈判前夕,他曾被人所用,给毛泽东发了一封电报,敦促他“应召赴谕,赞襄国政”,还要他“幸勿固执,致人失望”,这岂不是替国民党蒋介石说话吗?

  他越想越觉得有愧于学生毛泽东,更害怕毛泽东责怪于他。就这样,张干在惶惑与苦闷中度日,又兼生活窘迫,有时竟无以为饮。他想给毛泽东写信,坦露自己的心情和艰难处境,却拿不起笔来。

  1950年国庆前夕,时任湖南一师校长的周世钊(原湖南一师学生、毛泽东的同班好友)来到妙高峰中学看望张干。当周世钊谈及将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问老校长有什么事需要告诉毛泽东时,张干心中五味杂陈,只说了一句:“你带我向他问好吧。”

  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特设家宴,款待当年一师的师友徐特立、谢觉哉、王季范、熊瑾玎和周世钊。席间,周世钊向毛泽东反映了张干的窘况,并转达其问候。当毛泽东得知张干一直在从事教育工作时,感慨万千,由衷地说:“张干这个人很有能力,很会讲话,三十几岁就当第一师范校长,不简单。原来我估计他要向上爬,结果没有。解放前吃粉笔灰,解放后还吃粉笔灰,难能可贵。”毛泽东还自责地说:“现在看来,当时赶走张干没有多大必要。每个师范生交10元学杂费的事,也不能归罪于他。至于多读半年书,有什么不好呢。”“对张干,应该照顾,应该照顾。”

  毛泽东还叮嘱周世钊马上写信告诉张干,政府将给予他照顾,以安慰贫病交加的老校长。还于10月11日致信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

  张次仑、罗元鲲两先生,湖南教育界老人,现年均七十多岁,一生教书未做坏事,我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张为校长,罗为历史教员。现闻两先生家口甚多,生活极苦,拟请湖南省政府每月每人酌给津贴米若干,借资养老。又据罗元鲲先生来函说:曾任我的国文教员之袁仲谦先生已死,其妻七十岁饿饭等语,亦请省府酌予接济。以上张、罗、戴(袁仲谦的遗孀戴常珍)三人事,请予酌办见复,并请派人向张、罗二先生予以慰问……

  王首道接信后,立即派人到张干家中传达毛泽东来信内容,并向他表示慰问,先后两次将1200斤救济大米和50万人民币(旧币)送到张家。张干感激不尽,夜不能寐,挥笔含泪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表达感激之情。

  毛泽东接到张干的信后,于12月14日复信:“十月三十日惠书,并为中苏条约致贺一函,均已收到,甚为感谢!生活困难情形,极为系念,已告省府有所协助。”

  这是张干首次收到毛泽东直接写给他的信。信中所道“极为系念”,让他欣喜若狂。

  应邀进京,深受礼遇

  1952年8月30日,张干致信毛泽东,说老友罗元鲲已接到湖南统战部通知,定于9月中旬到北京参加国庆三周年庆典,希望能和罗结伴同行。毛泽东于9月5日在张干来信上批示:

  即送徐冰(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同志:请予日内致电长沙统战部通知此人,于九月中旬偕罗元鲲先生同来北京一游。此人是过去湖南师范学校校长。

  9月26日,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亲切接见了张干、罗元鲲、李漱清等师友,并共进午餐,请张干坐首席。叙谈间,张干检讨了当年所犯的错误,毛泽东立即摆手说:“我那时年轻,看问题片面,不提它了。”饭后,毛泽东陪同张干等人参观中南海,看电影。晚上,毛泽东又派人送来应用物品。他们事后得知,这些东西都是毛泽东拿自己的稿费购买赠送的。

  在京两个月,张干不仅国庆时登上天安门观礼台,游览了京津名胜古迹;还第一次乘坐飞机鸟瞰长城和首都风光。

  毛泽东给予老师的极高礼遇,在张干心中激起巨澜。他在日记中写道:“毛主席优待我们。可谓极矣。我们对革命无所贡献,而受优待,心甚惭愧!”

  20世纪六十年代初,人民生活比较困难。此时,张干身体不适,生活拮据。1963年,张干曾在病中两次写信给毛泽东,请他设法帮助其外孙女由山西返湘工作,“以便侍养”。为给老校长分忧解难,毛泽东于1963年3月24日在其来信上批示:“请中组部商山西省委,酌情处理。写信人张干,是我四十五年前师范学校的校长,现年大约八十以上了。”同时,他还给时任湖南省副省长的周世钊写了一封信:

  老校长张干先生,寄我两信,尚未奉复。他叫我设法助其女儿(应为外孙女)返湘工作,以便侍养。此事我正在办,未知能办得到否?如办不到,可否另想办法。请你暇时找张先生一叙,看其生活上是否有困难,是否需要协助。叙谈结果,以告为荷。

  周世钊接信后,立即到张干家看望,转达毛泽东的关切之意,并将张干的情况信告毛泽东。5月26日,毛泽东复信周世钊:“信收到,甚谢!复信一封,人民币二千,请转致张次仑先生为盼。”“复信一封”,即回复张干的信:“两次惠书,均已收读,甚为感谢。尊恙情况,周惇元兄业已见告,极为怀念。寄上薄物若干,以为医药之助,尚望收纳为幸。敬颂早日康复。”

  信中提到“寄上薄物若干”,其实是毛泽东托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捎来的两千元人民币!张干万万没想到,毛泽东给他这么一大笔钱。这哪里是“薄物”,这是恩情并重啊!

  1967年1月21日,张干——这位被毛泽东誉为“湖南教育界老人”的教育家,在长沙的家中溘然辞世,享年83岁李琳 李合敏 尹高潮/文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xinwenwang1999@126.com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170005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