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诗意

2020年03月25日

  我村东面有一座桃园。每年春天花事繁盛,我总要抽暇到那里走一走、看一看。桃园里的桃树,树龄都在盛果期,树冠成杯状,枝杈伸向四周,全方位地承受着阳光雨露。春风吹拂,桃树绿叶未绽,红蕊先发,无需三五日就盛开怒放。远望似彤云粉霞,如火如荼;近前见千枝万朵,竞妍炫姿。树上有勤劳的蜜蜂、翩翩的蝴蝶、成双成对的小鸟,花间漫舞,枝头鸣啭,嘤嘤嗡嗡,啁啁啾啾。树下有金黄的蒲公英、紫色的二月兰、碧嫩的青草芽,这儿一簇,那儿一丛,点缀如星。进入桃园,须小心头上,若不慎触碰花枝,便落英缤纷,下一阵花雨。还要注意脚下,勿践踏了那些娇滴滴、绿莹莹的小草。

  果园里有一眼机井。须发皆白的主人拿一把锹,悠闲地引着潜水泵抽上来的清亮井水,顺着芳草萋萋的垄沟,流入一棵棵桃树根下的“水盆儿”。于是,桃树下就倒映出一汪汪蓝天白云,好像桃树不是栽在地下,而是长在天上。我也好像到了仙境。

  老人辈分高,我唤他大叔。大叔见我,笑逐颜开,扔过一只蒲团,约我坐下攀谈。大叔虽是农人,却常读书报,喜爱唐宋诗词。

  大叔坐下点着一支烟,望着眼前的花海问我:“侄子,读过古人的咏桃诗吗?人家写得真叫美。”说完咏桃诗,大叔就转了话题,说起了他的桃园。他说,他的桃园要利用土地流转的好政策,扩大规模,从现在的十亩扩大到百亩。因为他再不用发愁桃子卖不出去了,孙女大学毕业回乡创业,要建罐头厂。孙女的白马王子也要来他家落户,人家可是读的农业大学果树管理系,往后他打算把管理桃园的事都交给他们。烟抽罢,老人又忙着浇水。

  我到地势最高处俯瞰桃园。桃园春光烂漫,桃园人家的前景更是春光无限。假如杜甫、韩愈、苏轼这些大师复生,他们又该用怎样的诗句,来描绘今天的桃花和种桃人的生活呢?刘振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