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终于和好了

2020年03月25日

  时间:3月23日

  地点:石家庄平山县冶河丽景社区

  人物:王世雄(60岁)

  王世雄自述:我今年60岁,老伴李秋联比我大一岁。30多年前,我俩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彼此之间产生了好感,并且相恋结婚。婚后,我们有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很幸福。儿女们逐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我和老伴也先后退了休。

  产生矛盾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在家爱唠叨,不管遇到什么事总是唠叨不停。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也会抓住不放。老伴嫌我烦,但碍于孩子们的情面,总是一忍再忍,有时候甚至会躲出去。

  老伴喜欢唱歌跳舞,经常去公园参加活动。3年前的一天,老伴去公园唱歌,回来得很晚。看见老伴进了家门,我气不打一处来,又开始说个不停。老伴不甘示弱,和我吵了起来。我们越说越僵,最后大打出手。事后,老伴提出和我分居另过,我一怒之下离了家,外出打工去了。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我只是过年时回家住几天,其余时间都在外边打工度日,孩子们多次劝说也无济于事。

  儿子调解

  今年春节前,我回了家,本打算过完年就走。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袭来,把我挡在了家里。我和老伴分房睡,见了面也不怎么说话,儿子见我们在一起这别扭样,十分着急。

  正月十五是老伴的生日,儿子买了个生日蛋糕,拿回家跟他妈说:“这是我爸给你买的,他不好意思给你,让我交给你。”老伴一听很高兴,便让儿子告诉我,今天晚上全家一起为她过生日。

  晚上饭菜摆好后,儿子第一个把我拉上桌,然后全家六口人坐好。老伴首先发言:“感谢老头子给我买的生日大蛋糕。”我一听怔了一下,儿子连忙踩我的脚,示意我别说话。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只好也祝老伴生日快乐。

  生日宴结束后,儿子把我们拉到一起。他先对他妈说:“俗话说,家有唠叨虫,一辈子不受穷,这是前人治家的古训。我爸虽然爱唠叨也是为咱家好,没有歪意。”然后又对我说:“我妈喜欢唱歌跳舞,这是时尚老人的特征,应该继续发扬。你们两个年岁都大了,应该互谅互让,给后代做榜样,可现在这个样子闹的我们左右为难,真替你们着急。”听完儿子一席话,我也感觉很愧疚,低下头对儿子和老伴说:“以前是我的过错,我会逐步改掉唠叨这个毛病。”老伴也做了自我批评,一片云彩终于散了。

  和好如初

  从那以后,我一改往日那种大男子主义,主动帮着老伴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要知道这些活儿过去我从来不干。老伴知道我腰疼,每天给我按摩泡脚,还教我唱歌调节心情。当老伴问我疫情过后怎么办时,我说,自己不出去打工了,就陪在你的身边,咱俩一起过幸福生活。

  (通讯员刘书兵协助采访)

  ■记者感言

  因为一点儿小事,王世雄和老伴置了3年气,甚至闹到了分居的地步,实在是不应该。所幸,他们在儿子的调解下和好如初,真为他们高兴。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王世雄和老伴能互谅互让、互敬互爱,也祝福所有的老夫妻能够恩恩爱爱、乐享晚年。

  ■串门预约

  这些年来,82岁的秦雪梅一直无怨无悔地照顾着自己的智障女儿。下次,我们去她家串串门。

  ■串门回音

  应下 “逐客令”

  更应反思考

  《记者串门》刊登了《我给儿子下了“逐客令”》一文后,许多读者发来邮件,讲述自己的看法。

  韩秀菊:这篇文章道出了吕玉兰内心的无奈,儿子是独生子,从小娇生惯养,这样培养的孩子只为自己考虑,认为父母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应当的。春节一家人回家,本应帮助父母做些家务活,可是,不但不帮忙还嫌弃父母照顾得不周到,这样的儿子就该下逐客令。

  俗话说:“家贫出孝子,苦难铸英才”。吕玉兰在教育孩子方面存在不足,教育孩子要从娃娃抓起,应当把孩子视为家庭中的普通一员,从小培养他爱劳动、懂礼貌、孝敬父母、尊敬他人的品格,这样培养长大的孩子在家懂得孝敬父母,更是国家的桥梁之才。

  申德明:吕玉兰的儿子一年回家一次,对父母不尽孝,反而横挑鼻子竖挑眼,又是埋怨父母没有准备妥当,又是嫌父亲笨手笨脚,却一点也不帮父母的忙,坐享其成,毫无感恩之心。一点也不像个儿子,反而像个十足的大爷。这样的儿子理应受到谴责,但父母更要认真反思一下,究其原因恐怕还在父母身上。不是吗?从小娇生惯养,所以才长成了这样一棵歪脖树。现在后悔,怕也晚了。

  所有为人父母者都应该吸取教训。孩子到底应该怎么养?多少年来,很多家庭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孩子的学习上,集中在了考试的分数上,把德育抛到了九霄云外。殊不知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往往是智商很高,德行很差。

  杨凤鸣:吕玉兰老两口被儿子一家折腾得有苦难言。别人家儿子、孙子来了,是享天伦之乐,而他们却是受无尽之苦。吕玉兰找借口撵儿子,是想儿子一家走了,老两口清净了,不再受罪了。其实,真应该好好想一想,儿子如此不懂事、不孝顺,根子在哪儿?还不是父母从小娇生惯养造成的。下逐客令,只是暂时逃避的方法,应该让他们好好学学《弟子规》和有关孝道的文章。

  栾玉锁:我对吕玉兰深表深表同情和理解。吕玉兰的儿子是家里的独苗,从小就娇生惯养,被惯出许多坏毛病。他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好不容易回家了什么活也不干,还经常惹父母生气。最终,吕玉兰给儿子下了“逐客令”,虽说老人和儿子各有心酸,但是此事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下逐客令没错。

  李荣根:我认为,吕玉兰给儿子的“逐客令”下得好。吕玉兰的儿子在外地工作,一年只回家一次。从他回家前来电话的内容,到回家后的种种不良表现,都能看出他不体量父母疼爱他的一片苦心。母亲为什么给他下了“逐客令”,他应该好好想想,知错必改,下次回家要多帮父母干些活儿,让父母开心、放心、暖心。

  李海瑞:我有3个儿子,其中二儿子在沈阳上班。每年春节前,二儿子便携妻带子回家过年。二儿子和儿媳在家擦地板、洗窗帘、洗菜、炒菜、做饭……样样都伸手,从不含糊。我认为这与儿女在青少年时期父母的教育、指导有关,当年过于溺爱,“后患”便会找上门来,所以奉劝当今的年轻父母对子女在关心呵护的同时,绝不能让他们当“小祖宗”,否则到你年迈那天,你的儿子也会像吕玉兰的儿子一样气坏你。

  李朝云:吕玉兰的经历和3月4日《记者串门》刊登的李增元的讲述,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样都是子女过年回家团聚。吕玉兰的儿子在家里不干活,说话伤老人心,还喝酒闹事,对老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实在是太过分了,真不如不回来,让老人眼不见心不烦,下“逐客令”也是老人被逼出来的。相反,李增元的两个儿子及儿媳妇回来后为老人按摩解除痛苦,下厨房给老人做饭,给老人理发,教老人唱歌增添欢乐,这才是真正的尽孝、感恩和回报。

  为晚辈的孝心点赞

  王喜元:看了2月19日《记者串门》刊登的《特殊时期感受儿女的爱》一文,很羡慕薛女士的福气,特殊时期,薛女士的儿女们想着法子关心父母、孝顺父母,这真是“疫”情显亲情,危急见真爱。在这里祝薛女士老两口幸福安康,也为她的儿女们的孝心点赞。

  致敬李书杰一家

  《记者串门》刊登了《防控疫情 儿子儿媳上一线》一文后,李海瑞、郑天峰、张礼恒、杨凤鸣、栾玉锁、李荣根等多位读者发来邮件,为李书杰一家点赞。他们在邮件中这样写道:“为防控疫情,李书杰的儿子在小区值勤,并恪尽职守,千方百计改善值勤环境;他的儿媳舍家离子在单位固守,保证供电;李书杰则不顾年迈,在家照顾小孙子,解除了儿子儿媳的后顾之忧。他们一家人以不同的方式为防控疫情积极做贡献,向他们致敬。他们一家就是我国疫情防控中亿万个家庭的缩影。我们有这样的家庭,有这样奋不顾身的战士和坚强的后方,一定能战胜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