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外甥而不识

2020年01月13日

  十几天前,我骑自行车去鸟首公园游玩唱歌时,遇到一个人,他亲热地说:“今天您怎么没骑电动三轮车,骑自行车了?”我说为锻炼身体嘛!他说是,还为了唱歌!我想:这是谁呢?对我这么了解?我咋不认识?

  骑过鸟首标志东拐,是宽宽平平的大道,这里是我唱歌的主要场所。我唱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后,又唱《敢问路在何方》。这时,刚才那人从东边绕过来,走到我跟前。我旁若无人地唱着:“踏平坎坷成大道……”那人亲热地说着:“您还不回去呢?太阳都落山了!”我说:“我这就回去!”

  这人到底是谁呢?还这么关心我?我因白内障,看他很模糊。我心想,这要是我外甥多不好,两次遇上他我都没下车,很冷漠。回去后得落实一下,看是否是他。

  但回家后我早把这事忘了。昨天老伴对我说:“为了防止痴呆,咱们应多接触社会,多和朋友打交道。”因此我又想起了外甥,打电话问他在公园碰到的是否是他。他说:“就是我。”我说太对不起你了。他说:“您都86了,眼花没认出我不奇怪,我妈才82就不能走路了,但您还能骑车满街跑,歌声不断。再说白内障可以治。”

  我说:“我挂上号了,下月13日就去北京同仁医院手术。”

  外甥说:“太好了!”

  北京 张希合/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