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尿救人”诠释医者仁心

2019年12月02日

  11月19日,在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一位老人突然无法排尿,极可能致使膀胱破裂。同在机上的肖占祥和张红医生立即展开救治,张医生在37分钟内使用自制装置,不间断地用嘴吸出近800毫升尿液,使老人转危为安。张医生说,刚开始也觉得尿液臭,“那也没办法,这是做医生的本能,也是职责所在”。

  《半岛都市报》:因事发突然,患者病情危急,施救环境和条件极其特殊,万不得已之下,张红医生才采用自制装置用嘴吸尿救人。若没有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的精神,这是无法想象的。医生也是人,不可能不害怕,除“用嘴吸尿”常人难以忍受外,还存在感染传染病、一旦失败引发医疗纠纷等风险。但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下,张红医生来不及多想,做出了“无奈之举”,也是英雄之举。

  《广西日报》:“用嘴吸尿救人”,这一超乎寻常的举动,震撼人心,令人敬佩。然而,在一片赞扬声里,也有一些相反的声音,质疑“用嘴吸尿”是故作惊人之举,有作秀之嫌。

  危难之时显身手,见证业务精湛;吸尿救人不避危险肮脏,更显担当实干。与其说两位医生救人之举出于医者仁心、人间大爱,不如说他们表现出了对职业精神的尊重、对内心善良的坚守。别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吸尿救人”,并不是每一个选择都基于功利的考量,应该相信,善良和奉献仍是值得守护的美德。

  《新京报》:“高空吸尿救人”背后照见的却是航空公司航班内急救物品不足的问题。诚然,在飞机急救设备配置上,不可能面面俱到,但可以提高精准度和有效性。一方面,可通过大数据分析,根据乘客在航班上发生疾病的较大概率,力所能及地完善相关急救设备;另一方面,可根据病患旅客的事前声明或请求,为该班次航班临时配置相应的紧急医疗装备,并做好相关应急救助准备,以保证发生紧急情况时,急救措施更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