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熊式爱好也挺好

2019年12月02日

  刚退休,紧绷的弦一下子松了。我暗想,可该享享清福了!跟报仇似的,睡懒觉,公园里瞎转,旅游,咋舒服咋来。可谁知,一遍遍地重复后,就像一个饿过头的人,猛塞一通大鱼大肉后,再看见,就有点腻歪。看来,日子这个筐,不管装啥,满了才有分量。

  我爱胡思乱想,有一些怪念头,随手用手机记下来,寄到报社,运气好,花开一朵,给自己点个赞;泥牛入海,全当大脑做了一回“八段锦”。

  阳台,大多人都种花,但我架下育蘑菇。蘑菇菌种一字摆开,饮料瓶盖扎满眼,自造小洒壶,按时洒水。那蘑菇,初时如针破土,继而银线抽丝,之后如云层层开放,看着心里美滋滋的。

  前段,一个老友学画画,非说我有潜质,硬拽着去。我是色盲,那就画熊猫吧。画个竖起来的鸭蛋,画点黑圈就行,老师夸我画得“真牛”,说我用的是“印象派”手法。

  我跟着视频学过太极拳,朋友说我是“野干家”。最近,让我和他去温县学习正宗的陈式太极。反正也不远,那就走一趟“江湖”,学艺成不成,重在参与。

  妻子说我:“样样都中,样样稀松,狗熊掰苞谷,掰一个扔一个。”她说的没错。我是掰一个,扔一个,杂,且不成系统,也没计划,但我保持一颗童心,见啥摸啥,细细品味,这日子满当当的,充实,有味。

  郭德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