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姑爷

2019年12月02日

  我四女儿两岁时落下了小儿麻痹后遗症,右臂膀皮包骨,扬不起来。我父亲临终时断断续续嘱咐我:“不要把闺女嫁到远处,让她守你近点儿,方便照顾……”说完就离我而去。

  孩子到了婚龄,她自知自己有缺陷,所以经多人提亲,孩子始终不吐口。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搭桥,提到她现在的丈夫梁树年。树年幼时因一场大病右腿落下了伤残,走路一瘸一拐的。但他心眼儿好,手很巧,肯吃苦,经搓合和女儿终成眷属。

  树年深知我女儿残重,力气没他大,所以对她呵护备至。生产大队安排女儿当清洁工扫大街,可一支臂膀毕竟困难。后又到村办工厂干活,好些人不愿与她结组。树年看到眼里疼在心头,于是他找到大队干部。真是无巧不成书,村办的信用社正好缺会计,而女儿上学时算盘打得很好,于是很快接任,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女儿坐月子,树年更是无微不至地照管,每次喂奶都是他双手托起娃送往她怀里。奶汁不足时,他一瘸一拐地四处买猪蹄给女儿吃。娃娃的尿布都是他洗涮,孩子的穿戴大多是他置办。正因如此,女婿于2006年被评为第二届“省会十大好丈夫”,荣获石家庄市妇女联合会及燕赵晚报编辑部发放的荣誉证书和奖励。

  时光飞快,现在他家两个儿子都已结婚生子,各自走上了工作岗位。而树年依然一日三餐亲自下厨,每逢双休日还把儿子、媳妇与孙辈叫来吃他做的饭或亲手包的饺子。

  令我更忘不掉的是去年7月,我女儿突然昏倒在地,不醒人事,他急忙打120火速送至医院。经查是脑出血,性命垂危,通过抢救转危为安,后又持续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大半都是他昼夜守护。我两个外孙怕把他累垮,多次要求替换守护母亲,可他总是说:“你们要以工作为重,尽量少耽误,照顾你妈有我呢!”无奈,两个外孙只好夜间替他守护会儿,白天照常上班。

  现在我四女儿已逐渐走向康复。在此,我想道一声谢谢!他是我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姑爷。

  齐书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