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过钻石婚

2019年12月02日

  人生长路,岁月悠悠。屈指算来,我与老伴结婚已过了60个年头,到了“钻石婚”。

  1959年10月29日,是我们结婚的日子。那天,我推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去迎亲,回来后本家大哥领着我们向毛主席像鞠了三躬,便完成了这桩人生大事。当时我在外地工作,领导只给了三天婚假,第四天我便乘车回到了单位。

  在长达10多年的两地生活中,每年只有12天的探亲假。中秋节单位发月饼,我想起在家既要伺候老人又要抚养孩子的妻子,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1971年11月,几经申请,领导照顾我,让我调回石家庄,住在郊区祖上留下的三间土坯房里。妻子每日披星戴月出工劳作,收工回家打发孩子睡觉后,还得在灯下缝补衣裳。我虽在工厂上班,业余时间还要帮家里喂猪、积肥、拉泔水。

  改革开放后,老百姓生活逐渐富裕,多数人家着手翻盖房屋。我每天下班回来编钢筋、打灰板、预制水泥构件,老婆孩子也一起帮忙。经过两年不懈努力,盖起了五间新房。

  又过了13年,我们村被划入市区,村民转为城镇居民。我们一家人搬进宽敞明亮、冬有暖气、夏有空调的楼房里。此时,儿女们相继长大有了工作,老伴也退休领上了养老金,小日子过得无比温馨和甜蜜。

  退休后,我求知欲望不减,到老年大学报名学习诗文。在老师的指导鼓励下,我不断往报社投稿。老伴看我字迹潦草,主动帮助誊写稿件。这时,各种公益文化讲座在省会蔚然成风。我们夫唱妇随,经常到省市图书馆等文化场所听讲座,增长知识、充实生活。

  今年是新中国七十年华诞,又逢我们钻石婚六十年。夫妻同心同德,每天在一起读书看报,谈古论今。儿女隔三差五前来看望。

  为了庆祝我们的钻石婚,儿女们提前送来礼物,特地在酒店举办家宴。席间,子孙三代共同举杯,祝愿我们吉祥如意,幸福安康! 高学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