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

2019年11月08日

  郑板桥有一副自题书斋联:“咬住几句有用书,可以充饥;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真是有味,尤其是上联,堪称警句。

  陆游在《老学庵笔记》里记:“从舅唐仲俊,年八十五六,极康宁。自言少时因读千字文有所悟,谓‘心动神疲’四字也,平生遇事未尝动心,故老而不衰。”真不简单,少年时读到的几个字,就咬住了一辈子,也受用了一辈子。

  我们也读书,甚至还读过不少书,但可曾咬住一句两句呢?

  我算得是读了几十年书的人,老早也是很相信、很佩服读书人的,如今却是颇有点怀疑了。有的人书读得再多,最后依旧书是书、他是他,读之前、读之后还是那一个人,万卷书在身上全没起一点点作用。而陆游的那位从舅,读得一句,咬住一句,受用一句,哪怕他一辈子只读过那一篇千字文,我也要赞赏他为真正的读书人。

  郑板桥有一首咏竹石的题画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寓意立身为人的,也是大有深意。一个“咬住”教人读书,一个“咬定”教人做人。“咬住”和“咬定”,都是一生要紧之事,而读书与做人,其实也不是两件事。

  孙香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