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办法解开千年谜团

2019年11月08日

  1958年夏,李霖灿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中国古代美术,确认《溪山行旅图》作者一事再次被提上工作日程。相传《溪山行旅图》为宋代画家范宽所作,但画作上没有名款,作者是谁一直是个谜。

  李霖灿想起一件事,一只网球掉进了杂乱无章的草丛,用什么办法找到它呢?将草丛分成若干小块,一块接着一块地找,最终一定能找到丢失的网球,这个办法被考古学家李济称为笨办法。李霖灿决定用笨办法试一试。他将复制的《溪山行旅图》分成几百个大小相等的小格,然后用放大镜在真迹对应之处查找,石隙、树缝、崖边是排查的重点。每查完一个小格,李霖灿就在复制图上画上一个对号。几天后,标记对号的地方已经超过半幅画作,但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同事打趣说:“你的笨办法不行吧!一千多年来,《溪山行旅图》被无数人临摹、观赏,如果有范宽的名款,早就被人发现了,还能等到现在?”李霖灿手握放大镜说:“别小看笨办法,《溪山行旅图》山顶丛林茂盛,山谷密林荫底,古代没有放大镜,如果名字藏在其中,仅凭肉眼很难发现。现在有放大镜, 再用笨办法一寸一寸查过去,一定能找到。”

  8月5日这天,工作室光线充足,李霖灿正在对画作的右下角逐一查看。在一队驮马行旅身后的阔叶树荫中,隐隐约约夹杂着两个字。李霖灿屏住呼吸,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范宽”二字跃然纸上。终于,李霖灿用笨办法揭开了一千年来艺术史上的谜团。

  侯美玲/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