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圆渠水浇地梦

2019年11月08日

  1957年7月,我初中毕业,响应党的号召,回村(石家庄正定县秦家庄)当了农民。在任大队出纳、会计期间,和村民们共同圆了我村的修渠梦。

  那时,村民们都特别羡慕地邻南早现村用渠水浇地。于是,村党支部让我代写了修渠申请。10月底,县渠水机关决定将渠延伸到我村。通知一到,全村人都乐了。

  为早日圆梦,大队成立了修渠指挥部。我和主管会计负责规划主渠、支渠走向,给小队分任务。因为我们不懂测绘,便和小队长们带上百米尺和算盘,冒着寒风,实地勘测、绘图,趴在地上看高低,估算土方。由于队长们熟悉所辖土地的情况,所以经过几次讨论、修改,施工方案就确定了。

  开工那天,寒风凛冽,队长们扛着红旗,率领社员们站在自己所分地段上,当支书宣布开工、燃放两响炮后,弯弯曲曲、绵延1000多米的工地就沸腾了。大家在冻土地上抡锤打钎、举镐撅地、抬大筐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挥锨装土、大小车辆来回奔跑扬起的尘土被风一吹,整个工地犹如一条滚动的黄龙……

  为方便工作,20多岁的我住进了大队,每晚和小队会计统计进度,写表扬稿,第二天在喇叭中广播。谁知这一下子鼓舞了士气,形成了一个比学赶帮超的局面。由于我们干群一心,昼夜奋战,这项举全体村民之力的工程,硬是提前半个月——在腊月初五基本完工了。

  春节刚过,村里又修了涵洞和水闸,经过几次加固渠岸、洇渠,水渠就可以用了。1958年2月的一天,要浇地了,我去领水,大队长带人巡渠(防跑水),社员等待浇地。当我随着滚滚的渠水来到俺村地界时,激动地喊了声“水来了”。没想到,等待浇地的社员们看着涌入麦田的渠水也都喊起来了。至此,村民们用渠水浇地的梦想成真了。

  王勤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