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奋战在通信一线

2019年11月08日

  1953年,我18岁。从那时开始,我把青春年华献给了通信建设事业。

  1953年6月,我来到石家庄市邮电局线路中心站任线路工人,曾参加了架设电缆工程,担任挂“卡子”(固定电缆金属材料)的工作。这是一项苦活累活:把约60厘米长、15厘米宽的木板吊椅(自制工具)挂在15厘米粗的钢线上,我坐上去,斜身弯曲着,双手前后错位,攥紧架在电杆上的钢线,用力向前移动,约20厘米左右挂上一个“卡子”。每当要越过钢线接头“夹板”时,我必须仰身朝天,两腿腿窝前后夹住钢线,双手攥紧钢线向前用力抻,把吊椅移至贴住“夹板”,再用左手把住钢线,右手攥紧吊椅环用力提过去。一天下来,累得我疲惫不堪,两腿腿窝磨出伤痕,两手手心多处起了血泡。历经数月,我们完成了中山路、大桥街等主要路段电缆架设工程。

  此后,我奉命去定州专区邮电局线路中心站参加通信建设。出发时正赶上雨季,洪水冲坏了滹沱河铁路桥墩,河水急流直下……我只好在下游水浅处双手举着衣服蹚水过去。踉跄数公里,我到了正定火车站,次日拂晓到达定州专区邮电局线路中心,受到站长的称赞。

  不久,我又投身到定县至李清古线路架设的工作中,承担挖坑工作。按常规一天挖7~8个坑(每个坑直径1.2~1.5米)。烈日当头,我和民工们铆足劲儿,直干得汗流浃背,每天能挖10个坑,对加快工程进度起到很大的作用。

  在架设定县至阜平的线路时,我负责扎线工作(把线条固定在隔电子上)。一次,我的身体悬在空中线条上,一旦掉进山沟,后果不堪设想。我忍痛咬牙坚持,幸好在同事的帮助下,有惊无险。

  定县至曲阳县有段是山区,我仍然负责挖坑工作。两人用钢钎、铁锤凿,我抡铁锤,民工扶钢钎,挖好一个坑需要抡锤数十次,约一个小时,常常累得胳膊酸痛,时有碎石飞溅在脸部,如针刺般疼。历经数月,我们完成了辖区全部电话线路工程。

  后来,我又奉命先后到沧县线路段,庆云县、黄骅县邮电局任包线员(负责维护电话线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兢兢业业,坚守岗位,做好护线工作,确保了通信畅通无阻。我多次受到上级表扬,并于1956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梁国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