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教我们“以邻为宝”

2019年10月09日

  如何与邻居和谐相处,也是家风的重要表现。在处理邻里关系上,母亲教我们“以邻为宝”。

  邻居间见面的机会多,子女在一起玩耍多,互相共事多。母亲经常教育我们,见了邻居特别是长辈,要主动打招呼,该称呼啥就称呼啥;同邻居家的小伙伴在一起要“有尊有让”,不能因为一点小事伤和气,更不能影响到大人的关系;与邻居共事不能图实惠、贪便宜,得理让人,得利让人。母亲自己更是率先垂范,用一颗真心赢得了邻居的信任和爱戴。邻居下地干活,总是把钥匙交给母亲保管;邻居出门走亲戚,家中的粮票、布票也让母亲代管;邻居家有了家庭纠纷,也信赖母亲的劝解。生活在农村的母亲一生5次搬家,到哪里,都能与左邻右舍、前宅后院和睦相处。

  邻居相处,是缘分;处好邻居,是福分。母亲对待邻居处处体现着一个“诚”字。一次,家中一个老母鸡的“生产率”显著下降,有人私下说是我家邻居捣鬼,并说得有鼻子有眼。母亲不以为然,一如既往地尊重邻居。后来发现,原因是那只鸡在“丢蛋”,把蛋下在了草垛里。

  母亲还主动为邻揽“过”,替邻受“过”。一年冬季的一天,大雪过后,各家都要清扫房上的积雪。对门一家起得晚,发现有人将雪堆在他家门口,有人向他“检举”是我家邻居所为,于是便冲着那家破口大骂起来。此时,母亲走上前,说:“这是我家孩子干的,他们不懂事,我教他们给您老打扫干净。”

  我们家人口多、壮劳力多,谁家有个东跑西颠的事儿,母亲都吩咐我们主动帮忙。小到打斤酱油买瓶醋、分粮食带柴禾,大到红白喜事、盖房搬家,只要能帮上忙的事,绝不含糊。邻居有个陈老太太,孤身一人在家生活,而且由于出身不好,那年月,谁都不敢往她跟前走。母亲认为老太太可怜,不能见难不助。于是,她家分柴分粮、走亲修房,大大小小的事都由我们承包了。1976年大地震发生后,人们都拼命往外跑,母亲提醒我二哥:“别忘了陈老太太。”老太太没去处,母亲就把她接到我家的简易棚里一起生活。为此,二哥入党受到了影响,原因是“是非不分”,同情“阶级敌人”,但我们一家无怨无悔。

  虽然母亲离开我们14年多了,但她留下的好家风在子孙后代、在家乡父老心中却永远不会淡漠。

  唐山 艾立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