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挑起大梁

2019年09月11日

  我和老伴没有当岳父岳母的命,生下3个儿子。弹指一挥间,小儿子今年都47岁了。为了生计,次子携妻带子于24年前离开我们,远去沈阳打拼,三子去的地方更远——广东省东莞。身为律师的长子也曾到沈阳工作过几载,只因妻子、孩子在喀左,又加上我和老伴一年比一年苍老,只得回到原籍照顾我们。虽然我们住在不同的小区,但家里的大事小情几乎全由他承包了。

  两年前一个夜晚,大约子夜时分,老伴突然一声喊,惊醒了我:“快起来吧!满屋都是水了!”我起来一瞧,不由地“啊”了一声,屋里地上的积水已没脚脖子了,这时老伴又喊:“快来看!是立式暖气片在往外喷水。”我上前一看,暖气片上有个裂缝,水“咝咝”地往外喷,于是我忙给长子打了电话。不到十分钟,儿子从500米远的家里赶来,先关了暖气阀门,顾不上鞋和袜都泡在水里,又和我用扫把把积水扫进簸箕里,倒进塑料桶,而后再倒进座便……老伴急得把干毛巾、干布头扔进积水里,而后一个个捞出来,往塑料桶里“哗哗”拧水。我们足足忙了两个多小时,才将积水清理干净。第二天,儿子买来6片铸铁暖气片,请来师傅换掉了坏暖气片。

  平时家里出点小事故,也都麻烦长子出场。有时电灯坏了一个灯管,不亮了,有时坐便突然不通了,有时自来水管道出现漏水,都得打电话叫来长子。有的他自己动手能修,有的得请来师傅,修理费十有八九都是由他支付。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父亲节,我和老伴的生日,不用我们安排,到时长子就用车把我和他母亲拉到大酒店,一家人吃吃喝喝。至于春节贴春联、贴挂钱儿、挂灯笼、炸丸子、烧肉就更不用说了,都是他和儿媳操持。而今,我和老伴将是奔八十的人了,长子、长媳全把我们当老小孩善待,这真是我和老伴上辈子修来的福。 辽宁 李海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