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要搞三线建设

2019年08月12日

  1949年底,毛泽东出访苏联,着手打破严重损害中国国家主权的雅尔塔体系,同时争取到工业建设急需的外部经济援助。

  以苏为鉴 立足备战

  上世纪六十年代,国际形势的演变使得我国周边局势越发严峻。首先是中苏关系从分裂到恶化,发展到苏联策动新疆分裂分子举行武装叛乱。美国第七舰队公然进入我台湾海峡,还胁迫我周边国家签订条约,结成反华联盟,并在这些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对我国东、南部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印度、日本、南朝鲜等国对我国也持敌对态度。1962年后,美国在台湾海峡多次举行以入侵中国大陆为目标的军事演习。1964年4月14日,美国侦察到中国可能本年成功爆炸原子弹,起草了对中国核基地突然袭击予以摧毁的秘密报告。4月25日,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向中央和毛泽东转交一份报告说:国家经济建设如何防备敌人突然袭击问题很多,有些情况还相当严重,比如工业、人口、交通设施过于集中在14个一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及附近,遇到空袭,将遭受严重损失。毛泽东批示:“此件很好,要精心研究,逐步实施。”

  1964年5月2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主要提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对第三线建设注意不够,一个是对基础工业注意不够。毛泽东说:第一线是沿海,包钢到兰州这一条线是第二线,西南是第三线。攀枝花铁矿下决心要搞,把我们的薪水都拿去搞。在原子弹时期,没有后方不行的,要准备上山,上山总还要有个地方。当罗瑞卿讲到总参谋部担心密云、官厅这些水库的泄洪量太小时,毛泽东说:北京出了问题,只要有攀枝花就解决问题了。北京淹了,还有攀枝花嘛。应该把攀枝花和联系到攀枝花的交通、煤、电的建设搞起来。前一个时期,我们忽视利用原有的沿海基地,后来提醒,注意了。最近这几年又忽略“屁股”(基础工业)和后方了。(《毛泽东年谱5》 354~355页)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毛泽东谈到的吸取斯大林的经验教训,邓小平的理解也是相当深刻的。1966年2月26日,他在全国工业交通工作会议和工业交通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要从立足国防战略布局抓三线建设。不把国防战略布局搞好,心放不下。我们要接受斯大林的教训。他对卫国战争准备不足,仗开始没有打好,犯了错误。现在看,也不完全是那样。那时苏联的钢年产一千八百万吨,有六百万吨在后方乌拉尔地区生产。而我们现在三线的钢七十万吨还不到,三线加上二线,也只有二百多万吨,连苏联当时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不是毛主席抓,一旦打起仗来,犯的错误不会比斯大林小。”他还提到,“从长远来说,三线建设,对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消灭三个差别都有好处。”

  1964年8月27日,毛泽东阅陈伯达本日报送的他8月20日同国家计委研究室副主任杨波的谈话记录,批示:“小平同志:此件可印发此次到会同志及各省、市、区委及中等城市市委同志阅看和研究。并准备在十月工作会议上予以讨论。看来伯达同志的建议是可行的。”陈伯达的建议中有这样的内容:“主席提出的建设第三线问题,非常及时,非常重要。这是一个伟大远见的战略性指示。第三线的建设必须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赶快抓。同时,还必须注意一线、二线原有企业的技术改造问题。”(《毛泽东年谱 5》397~398页)

  改善布局 开发西部

  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在中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之后,毛泽东的注意力和工作重点,开始向经济建设,特别是工业建设方面转移。他在1月25日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中,满怀信心地提出,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解放生产力。这一年,毛泽东写出了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开篇之作《论十大关系》。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一文中指出:“我国全部轻工业和重工业,都有约百分之七十在沿海,只有百分之三十在内地。这是历史上形成的一种不合理的状况。沿海的工业基地必须充分利用,但是,为了平衡工业发展的布局,内地工业必须大力发展”,“新的工业大部分应当摆在内地,使工业布局逐步平衡,并且利于备战,这是毫无疑义的”。

  实际上,早在开始实施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时,毛泽东就考虑到平衡工业发展问题。在毛泽东的运筹下,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与苏联方面进行多次协商,最后双方同意把106项民用工业企业中的21项、44项国防工业企业中的21项放在西部。

  情系西部的毛泽东,对那里的每一点进步都给与了热情的鼓励。西部要发展,交通须先行。1952年成渝铁路建成通车,毛泽东题词:“继续努力修筑天成路”;天兰铁路随后通车,他又题词:“继续修筑兰新路”。对于康藏公路的两条线路之争,毛泽东亲自拍板:“采取南线为适宜”;康藏公路开工,他题词:“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1954年底康藏、青藏公路通车,他又题词:“巩固各民族人民的团结,建设祖国”。毛泽东最为关心的1970年建成通车的成昆铁路,被誉为世界三大奇迹之一。

  在西南、西北三线建设的所有项目中,毛泽东对西南三线的攀枝花特别重视,意在推动三线建设这个全局。而三线建设这个全局,又属于“三五”计划这个更大全局中的重点内容。这样,毛泽东把整个三线建设,实际上一直纳入了整个国民经济建设计划中考虑。

  “使工业布局逐步平衡”的重大战略意义在今天更加得到凸显。2016年,中央有关部门组织的一个专家团队实地调研了当年的三线建设。他们在调研报告中写道:“毛泽东自三线建设战略启动起,便把川西作为重点。我们调研所到之处,亲历者们提及较多的一句话,就是1964年毛泽东说要骑着毛驴下西昌,去抓三线建设。1965年,邓小平视察川西地区,确定了‘两点一线’的西南三线建设布局”。“调研组看到,现今的‘两点一线’区域,铁路和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企业和科研机构星罗棋布,崛起了重庆、成都、西昌、绵阳、雅安、乐山等工业城市。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延伸到凉山彝族自治州、成都市、绵阳市及重庆市、广西北海市等地建厂。当年的点线分布,已经扩展为生机勃勃的新经济区。三线建设时开始兴建的内(江)昆(明)铁路,以及2010年开通的‘渝——新——欧’国际铁路,成为连接东南亚经济圈的重要国际通道,这凸显了当年实施‘两点一线’战略构想的重大意义。”

  毛泽东还从战略高度考虑到三线企业的资源开发利用问题。当时围绕攀枝花钢铁项目选址问题发生了较大分歧,主要有乐山太平场、攀枝花弄弄坪两个方案之争。毛泽东在仔细分析后,明确指出:“乐山地址虽宽,但无铁无煤,如何搞钢铁?攀枝花有铁有煤,为什么不在那里建厂?钉子就钉在攀枝花!”正因为考虑到了资源利用问题,攀枝花才避免后来不少资源型企业面临的“资源枯竭”的困境,攀枝花才有条件实现可持续发展。在纪念三线建设五十周年的时候,攀枝花市领导介绍:得益于三线建设奠定的基础和对三线建设精神的弘扬传承,今天的攀枝花已经发展成为中国西部重要的钢铁、钒钛、能源基地和新兴工业城市,全域被纳入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工业化率70.3%,人均GDP列四川省第一。

  从1964年至1980年,贯穿三个五年计划的16年中,国家在属于三线地区的13个省和自治区的中西部投入了占同期全国基本建设总投资的40%多的2052.68亿元巨资;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上万的民工,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

  据《党史博采》胡新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