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元假币

2019年06月12日

  上个星期天,我和老伴带着孙子从石家庄坐火车回到了邯郸火车站。在往汽车站走的路上,老伴在一个卖烧饼摊位前停了下来,说:“咱买几个烧饼吧,到公交车上能吃几口,回到家咱再做可口的饭吃。”我看看时间已快中午12点了,就说:“买吧,孙子还小,顶不住饿。”老伴买了五个烧饼,一共10元钱。老伴掏出一张崭新的10元钱递交给年轻的男摊主后,没想到摊主到柜台放钱时却又出来说:“给我换一张钱吧。”我当即问:“怎么了?”摊主说:“这张钱少个角。”我心想怎么可能呢,这钱是春节前到银行换的新钱,给晚辈们发压岁钱剩下的啊。我接过钱一看,还真的少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角的边沿像是刀切过去的一样齐整。无奈,老伴又掏出了一张10元钱交给了摊主。

  到汽车站购票时,老伴递进窗口三张10元钱,售票员把那张少角的钱递了出来说:“这张是假钱,请您换一张。”顿时,老伴火冒三丈地冲我说:“老韩,你看看这张怎么成假钱了?”我接过钱到门口对着阳光比对,这张纸币还真没有暗花。老伴买上车票后气愤地说:“一定是卖烧饼的年轻摊主搞的鬼,不行,咱得去找他。”这时,车站的工作人员喊话说,到峰峰的旅客抓紧进站了,车马上就开。我想,假如真是他做了手脚,找他也不会认账的,到时再把老伴气出个好歹来不值当。于是,我拉着老伴劝说:“咱不去找他了,咱也不在乎这10块钱,咱赶紧坐车走吧,早点儿到家早点儿休息会儿,坐了一路车挺累的。”老伴虽然跟我一起进了站,但嘴里还在忿忿不平地嘟囔:“咱不是在乎这10块钱,而是对做买卖的不讲信誉、欺诈我们老年人的行为不能容忍。”

  老伴坐上车往后背上一靠,就眯上眼睛不再言语。看的出她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承受着说不尽的憋屈。带空调并非常凉爽的公交车刚驶出邯郸,老伴的脸上就布满了汗珠,我一摸老伴的额头冰凉冰凉的,就担心地问老伴是难受呢还是晕车了?老伴表情痛苦地说:“不要跟我说话。”

  回到家里,老伴就躺在了床上,我做好饭叫她也不起来,那就让她休息会吧。我洗刷完锅碗,又把整个房间的卫生打扫了一遍,还时不时地观察着老伴的动静。

  晚饭时分,老伴终于来到了餐桌前,面对我和孙子,严肃地说:“那张假钱呢?你去拿出来给我。”我猜不透老伴要干啥,就把假钱拿给了老伴并对她说:“你别再为这拾元假币犯神经了行不行,把你气出个毛病来,我们这个家怎么过?”老伴说:“我不能让这张拾元假币再去伤害下一个无辜的人。你们听好了,咱家人谁也不能干这伤天害理昧良心的事儿。”说话间,老伴把这拾元假币撕了个粉碎甩进了垃圾桶。这时,我感到老伴在我心里是那么的高大和可爱。

  邯郸 韩保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