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对十里春风

2019年05月15日

  我上班的路上,要穿过一片树林。高大挺拔的杨树,一排排整齐地站立着。我喜欢这片郁郁葱葱的林木。熹微的晨光中,走进清幽的林子,斑斑驳驳的树影在眼前摇曳,无论思绪怎样纷繁杂乱,都会渐渐清晰顺畅。我这种喜欢林木的习惯,源于父亲。

  父亲有一个果园。每年春天,在父亲的统领下,整整一座山的果木,呼啦啦地发芽,开花,然后挂果。最后,这些果子浩浩荡荡地奔向集市的水果摊。每年早春,父亲就住进果园,给果树喷药、施肥、剪枝、疏果。忙完活的空闲,父亲围着每棵果树,不停地踱步,仰望,摩挲着枝枝桠桠。我有时劝父亲:“一刻不停地关照着它们,有啥用啊?”父亲说:“它们在和我说话呢。”当时我走过去,惊喜地发现,在温和的阳光里,一片叶子依偎着另一片叶子。那一刻,我仿佛真的听到了它们快乐的说笑声。

  今年春天,同事莲的婚姻发生了变故,我想尽姐妹之谊安慰她。我们坐在校园外的山坡上聊了起来。莲说:“我常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这些勃勃生长的花草树木,我懂得了珍惜时光的重要,再苦再难再失落的心境,都会豁然开朗。在我心里有十里春风,有一天,它会吹开十万亩花田,花儿一波一波地开,永开不败。”我拥住她,欣慰地点头。

  春风拂面,日子自然清爽。像莲这样的女子,芬芳地生活在诗意里,她走过的每一个路口,都有春天的景致。

  又是一年春来到。或许,我们离十里春风只是一首诗的距离,又或许,只是诗中一个形容词的距离,一抬眼,一迈脚,就能抵达。  

  唐山 缪金培/文

  本期乐游园答案:花椒;棉花;兔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