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山里来到了城里……

2019年05月15日

  听听你的心事

  串门记者:贾凤霞

  QQ:467689537

  电话:13785161769

  时间:5月10日

  地点:石市赵二街花苑小区

  人物:王玉林(男 68岁)

  王玉林自述:我是平山县人,住在平山县西部的杨家桥乡。我只有一个儿子,在石家庄工作,现已成家。两年前老伴生病去世后,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去年五一放假时,儿子和儿媳何宝珍回老家看我,儿媳见我一人住在大山里,每天洗衣做饭,还要下地干活,觉得我很辛苦,也很孤单。她和儿子商量后决定把我接到城里,和他们一起生活。

  老伴生前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咱就是老了也不能拖累儿女。我对他们说:“你们的孝心我领了,我不想去城里住,人生地不熟的,和左邻右舍也不认识。我又是一个大老粗,怕给你们添麻烦,还是在乡下住吧!”宝珍耐心地对我说:“您老年纪大了,一个人住在深山里,万一有个病有个灾的,我们也不能及时赶到。如果您到城里跟我们一起住,不仅可以换个环境,改变一下心情,还能让我们尽孝。同时,您也可以帮我们照看一下孩子,何乐而不为呢!”听了儿媳的话,我觉得她说得在理,便答应下来。

  我们一家四口回到石家庄后,儿媳给我收拾了一个房间。她很用心,床单被褥都是新的,还给我买了几套新衣服,连鞋袜都准备妥当了。真是人靠衣衫马靠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像换了一个人。咱也成城里人了,多亏有一个懂事的儿媳妇。

  儿子儿媳对我这么孝顺,我暗下决心,咱不能倚老卖老,天天闲着吃白饭,更不能给孩子们添麻烦。我先从熟悉周围环境入手,每天吃完饭后我就出去溜达,看看菜市场在哪儿,超市在哪儿,闲着没事儿就和小区里的老人们聊天。小区里有不少像我这样投靠孩子的老人,他们都很热心,听说我是新来的,主动带我去周围的菜市场、超市。

  我是个开朗乐观的人,很快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也很快适应了城里的生活,就连儿媳他们不知道的菜市场我也了解得一清二楚。我在家里承担了做饭、打扫卫生、买菜购物的活儿。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做早饭,等孩子们起床时,早饭早已摆上了桌。孩子们上班、上学后,我开始在家打扫卫生,把桌椅地板擦得干干净净,门窗玻璃擦得一尘不染。家里的一切整理完了,我就去菜市场买菜,保证孩子们下班后准时吃上可口的饭菜。儿媳宝珍很懂事,下班后抢着做家务。她天天乐呵呵的,常常夸我勤快,还说我到城里后她觉得轻松很多。

  在老家时,我手里有一些积蓄,来到城里后,我没有跟孩子们要过钱。有一天,儿媳突然问我:“家里的伙食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您怎么没向我们要过钱呢?”她自责地说,是自己疏忽大意,忘了给我零花钱,说着便拿出3000元钱递给我,还说花完了再跟他们要。我自己有积蓄,不能花孩子们的钱。再说了,我还有挣钱的门道儿,这事不能告诉孩子们。于是,我又把钱给了儿媳。当天晚上,儿媳在厨房里小声对我儿子说:“咱爹前些年供你上学、结婚,后来咱娘又有了病,给她看病又花了不少钱,他哪里还有钱呢?”小两口一头雾水。

  其实,我来到城里不久,一个热心的老乡帮我找了一份零工,就是在菜市场帮菜贩卸货。虽然每天只有几十块钱的收入,但足够一家人吃喝了,我很满足。有一次,我正在菜市场卸货,儿媳突然出现了。见我扛着一个重重的菜筐,她急忙帮我卸下来,眼里含着泪说:“您怎么能干这重活?都快70岁的人了,万一有个闪失就得不偿失了,我怎么向你儿子交待呀!”说完,她便拉着我回家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外面打过零工,每月儿媳给我3000元零花钱。家里的钱放到固定的地方,用完了我随时去取。只要一有时间,儿子、儿媳还开着车带我去旅游。这一年多来,石家庄周边景区我们去过不少,还去过山西、北京、山东等地。亲戚朋友都羡慕我有一个孝顺懂事的好儿媳。

  (感谢通讯员刘书兵提供线索)

  ■记者感受

  王玉林用真诚的心、勤劳的手赢得了儿媳的尊重,儿媳又用善良和孝心真心对老人好,他们相互尊重体谅,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这种和谐相处的模式,值得大家学习和借鉴。

  ■串门预约

  刘先生说,他和老伴进城陪孙子读书3年,有苦也有甜。下次去他家串串门。

  ■串门回音

  为钱抢爹 见利忘义

  本报4月24日2版《记者串门》版刊登了《三个儿子“抢”爹,都是钱惹的祸》一文,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大家一致谴责这种不孝行为。

  艾立起: 随着中国老龄社会的加速发展,赡养老人的问题将越来越突出。这个案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我和社区一些老人聚在一起讨论过这件事,大家都认为:

  首先,赡养老人是天经地义的,既是道义责任,更是法律义务。一方面,赡养老人不是大家想不想、愿不愿的问题;另一方面,赡养老人是不需要也不应该附加任何条件的,既不能为名,也不能图利。文中的三个儿子为钱而抢爹,说轻了伤天害理,说重了就是违法行为。

  其次,老人名下的养老金,属于私有财产,支配权完全在老人手里,动用一分一厘,都必须事先征求老人的意见,得到老人同意。而文中的三个儿子以父亲在谁家住,存折就归谁家管,存款就归谁家随便支配。这就是巧取豪夺,是一种对公民财产权的恶意侵害。

  第三,面对父辈的财产,应当有正确的态度。即便将来老人去世后,兄弟之间也应该心平气和地按照遗嘱和法律程序办事,而不能“先下手为强”,谁抢着就算谁的。

  第四,为了维护公平正义,相关部门应当对三个儿子以前的“不当得利”予以追究。凡是未经老人许可,擅自从老人存折上支取的钱,应当如数退回。

  王银海:我对这3个不孝儿子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气愤。老年报曝光曝得好,他们的丑恶行径理应受到舆论的谴责。

  这3个儿子缺少的是对父母的感恩之心。他们应该想一想:你们的生命是谁给予的?谁把你们养大成人?谁给你们修房盖屋、成家娶媳妇?这些恩情难道你们都忘了吗?表面上看是钱惹的祸,其实是私心在作怪。这样自私的儿女太让老人寒心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希望天下儿女都能善待双亲。

  李海瑞:我对刘师傅93岁的表哥感到十分同情。养儿难防老,这已成为社会的普遍问题。不妨把表哥送进老年公寓安度晚年,这是最佳的选择。据我了解,老年公寓里的服务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持证上岗的,对半自理或需要全部护理的老人可以说是尽职尽责、照顾得很好。

  李荣根:常言道,骨肉情深。刘师傅表哥的3个儿子,明着是抢爹,实际是抢老人的养老金。希望有关部门多给这样的子女做做思想教育工作,对他们进行法制教育,使他们能够善待老人,让老人安度晚年。

  李朝云: 刘师傅的表哥失去老伴本身就很痛苦,加之年龄已高生活有些不便,由三个儿子照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按理说,老人不管轮到谁家,都不该出一分钱。可是,他的儿子们每月从老人身上拿到1000元生活费还嫌少,直到最后把老人的存折拿去把钱取光。这种不孝的举动应该得到严惩。还好,最终经村委会调解,签订了赡养协议,对老人的养老金也做了妥善处理,维护了老人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