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精品阅读
3上一版  下一版4
 
环龙路 青年毛泽东在上海的生活圈
下台后,赫鲁晓夫每天都在忙什么
版面导航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4 朗读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环龙路 青年毛泽东在上海的生活圈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
  环龙路四十四号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旧址
 

  上海环龙路2号老渔阳里(今南昌路100弄老渔阳里),虽然前面有个“老”字,其实这条弄堂并不老,至1920年建成不过7年时间。为了和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开建过来与它相通的新渔阳里有所区别,于是它就变老了。

  “世界上有马克思主义”

  中共三大一次会议上选举出了中央局5位成员:陈独秀、毛泽东、罗章龙、蔡和森、谭平山。后因工作需要,又增补王荷波。毛泽东第一次进入中央局并担任中央局秘书,协助陈独秀处理中央日常工作。1924年1月20日,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及党的三大决议:中共党员可以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并在国民党内担任工作。于是在国民党一大选出的中央执委中,李大钊等当选为中央执委,林伯渠、毛泽东、瞿秋白等多人当选为候补执委。中共三大以后,党中央机关又搬回到上海。1924年2月中旬,毛泽东再次来到上海。

  当时毛泽东除了担任中共中央局秘书外,同时担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执委、组织部秘书、文书科主任等职。这一次他居住在慕尔鸣路(今茂名路)甲秀里7号(现威海路583弄云兰坊7号),距环龙路44号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不过1公里。这一年端午节前后,杨开慧和她的母亲带着两岁多的毛岸英,以及出生不久的毛岸青也来到这里,一直住到1924年底,他因身体原因辞去了在上海执行部的工作,带着妻儿一块儿回到了湖南。1937年初,毛泽东在延安与斯诺夫人海伦·斯诺的谈话中称,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安定、最富有家庭生活气息的日子”。

  1924年3月,国民党决定在广州建立黄埔军校,并决定由上海市执行部负责上海地区、长江流域和北方各省投考黄埔军校学生在上海复考事宜。毛泽东亲自挑选并介绍蒋先云、伍文生、张际春等一批共产党员到黄埔军校学习。以后这些人都成了我们党军事力量的骨干。

  和毛泽民在此永别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7月15日宁汉合流,汪精卫也背叛了革命。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紧急会议,毛泽东提出:“干革命一定要有枪杆子,我准备到农村山林去做‘山大王’。”8月底,他匆匆赶到长沙东乡板仓,与杨开慧以及毛岸英、毛岸青和1927年4月4日才出生的毛岸龙道别,到乡下领导秋收起义。

  1930年10月,湖南军阀何健抓住了杨开慧,将她以及毛岸英与保姆陈玉英关在长沙狱中,11月14日将杨开慧枪杀在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虽然毛岸英被乡绅们保释出狱,与两个弟弟一块儿回到了板仓外婆家里,但他们生活困难,还时常受到何健“斩草除根”的威胁。毛泽东获悉杨开慧牺牲,十分难过。他趁三弟毛泽覃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的机会,找到二弟毛泽民,让他设法将三个孩子带到上海。因为当时共产国际已答应接受一批中国革命烈士的遗孤,以及党的领袖的子女赴莫斯科学习生活。毛泽民写信给板仓杨开慧的母亲以及其他亲属,还化名寄去了一点钱,让他们尽快把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送到上海。

  1931年春节刚过,杨老太太等带着3个孩子来到上海,当天晚上就由毛泽民与夫人钱希钧安排住进了旅馆,他们经周恩来同意,决定把3个孩子送到共产党办的大同幼稚园。

  国民党发动“四一二”政变以后,烈士遗孤流落街头,生活十分困难,有的孩子就此失踪了。1929年周恩来指示“共济会”的王弼,找一个可靠人士,办一个幼稚园,专门收养烈士遗孤以及在前方作战的领袖子女。王弼找到在中央特科工作的陈赓商量,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在上海圣彼得堂担任牧师的董健吾。

  董健吾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他又是一位虔诚的牧师。他与宋子文是同学,在国民党上层有许多朋友。听到组织上的决定,他一口答应,卖掉了祖上留给他在青浦的50亩田,租下了教友肖志吉在戈登路(今江宁路)441号的两幢石库门房子,在1930年3月办起了“大同幼稚园”。过了不到一年,他又觉得戈登路的房子离英捕房太近,不够安全,更重要的是把孩子整天关在石库门里,没有活动场所,对健康不利。于是他就将幼儿园搬到了陶尔菲斯路341号(今南昌路48号)一幢坐南朝北的两层楼房,这里与环龙路正处在同一直线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条通往公园的小路,环境幽静,离法国公园(今复兴公园)仅几十米远。天气晴朗时,孩子们每天都可到公园里去游玩。1931年3月,毛泽东的3个儿子毛岸英(8岁)、毛岸青(7岁)、毛岸龙(4岁)被送到幼稚园。

  1931年端午节,毛泽民与夫人钱希钧要离开上海赴瑞金,临行前,夫妇俩专门到法国公园看望在公园里游玩的3个侄儿,详细询问了他们的生活情况。毛岸英还特意写了一封短信,托叔叔带给自己的父亲。谁也不曾想到,就在此后十多天,毛岸龙突然发烧腹泻,陈凤仙急忙抱着孩子赶到距离幼稚园不远的广慈医院(今瑞金医院)就诊,医生诊断为患了紧口痢,此病十分凶险。虽经抢救,但他还是在半夜里病亡了。

  之后,由于顾顺章的叛变,大同幼稚园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凶险,被迫在1933年春解散。孩子们分别被亲友或地下党有关人士收养。毛岸英、毛岸青直接搬到了董健吾的家里。1936年6、7月间,经董健吾穿针引线,由张学良资助并委派自己的部下李杜将军,带着毛岸英、毛岸青等坐轮船离开上海到法国,由当时在共产国际担任中共代表的康生接到莫斯科。

  据《解放日报》吴基民/文

 
下一篇4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xinwenwang1999@126.com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170005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