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忆往昔
3上一版  下一版4
 
手提箱
难忘大连人民的深情厚谊
高中毕业合影
想起了儿时过年
救小孩
吃粉条
初次进城
版面导航     
上一版  下一版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2019年1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想起了儿时过年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刚进入腊月就有了年味。在农村,只要一开始杀猪,便拉开了过年的序幕。杀猪时,小孩们就爱围着看热闹。从杀猪起,我几乎天天问大人:“还有几天过年?”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从这一天起,忙碌的准备工作就开始了。各种原料经过加工变成了美味佳肴:黄豆变成了豆腐,黄米变成了年糕,香喷喷的血糕、豆渣饼子熟了,一锅锅蘸着红点的馍馍蒸好了,还有十二生肖形象的花卷、豆包。奶奶和母亲忙碌着,有时我帮着拉风箱,等做熟了好一饱口福。最解馋的那一天是腊月二十六,因为这一天家里要煮肉。

  腊月三十即小年,是最忙碌的一天。过小年要在大街上挂吊花,要在正屋门口侧面搭神棚,贴全神像,还要贴对联、条幅、年画等等。整个庭院里里外外都是一派红红火火的景象。盛粮食的地方贴“五谷丰登”,大车上贴“出入平安”,炕头上贴“人丁兴旺”等。据说,当年某户人家因疏忽把“肥猪满圈”贴到了炕头上,惹得老乡们笑了好大一阵子。小年晚饭后,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竹声此起彼伏,预示着年就要到了。奶奶、母亲和姑姑忙着包大年初一早上吃的饺子。我们这一带有整宿不睡的习俗,称“坐年”。这时,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把新褂子、新裤子套在棉袄、棉裤上。

  爆竹声中一岁除。午夜时分,急促的爆竹声送走了旧年,迎来了新年,可谓一更连两载。

  仅过了4个小时,铺天盖地的爆竹声再次响起,天空一片通红。我赶紧穿上新衣服,先给家里的大人拜年,然后去找当家子同辈的兄弟们,开始拜大年,又叫“转村”。拜年的顺序是先给本家族的大辈们拜年,然后给同姓和异姓的大辈们拜年,同辈之间要给年长者拜年。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络绎不绝,人们相见都作揖互贺。有人见到大辈会说把头磕到家里了,有个别五六十岁的老者在大街上给小伙子叩首,这就应了“萝卜不大长在辈上了”那句话。遇到大的人群,常常是前面的人磕完头往外走,后面的人还没进院。辈大的人刚接待完这一拨,下一拨又进院了。我属于中间辈,要转多半个村子,小字辈们要转整个村子。

  从大年初二起,就开始给亲戚们拜年。提上一篮子馍,人家只留一多半。串亲戚最高兴的就是挣压岁钱,虽然每次只能挣到一两毛钱,但是却高兴得不得了。

  那时过年,我们村有荡秋千的习俗。小年那天,村里的年轻人搭好秋千,随后半个月里,大人小孩们玩得兴致勃勃。正月初五晚开始唱大戏,先由我们村的文艺爱好者演出,以后连续几晚都是外村的文艺队演出。

  儿时的年不仅有肉,有饺子,有新衣服,有大拜年,有秋千,还让我们承载了浓浓的乡愁。狄民建/文

 
3上一篇  下一篇4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wlb@sjzdaily.com.cn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06003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