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下一版4
 
手机用处大 一起学一学
新闻一句话
北京
将扩充老年大学
想“脱单” 快报名参加相亲会
从一把柴火看山村巨变
版面导航     
下一版
3上一篇 朗读      2018年9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一把柴火看山村巨变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我出生在石家庄平山县东柏坡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巧妇不仅难为无米之炊,还难为无柴之炊。

  记得小时候学会的第一项劳动技能就是捡杨树叶,母亲总是说:“再去弄点,够做一顿饭了就做好吃的!”等到我再大一点儿,除了上学,我的主要劳动还是拾柴火。春天刨荆芽,夏天折树枝,秋天割茅草,冬天耪干草。我们像个理发师一样,把山剃得光秃秃的。拾柴难,烧柴也不是一件易事。有一年连续阴雨天时,家里竟找不到一根干柴,母亲急得在灶台旁哭了起来。

  由于对柴火有着特殊的感情,以至于后来爬山,看到荆棘枯根,我会仔细观察它的根系,看从哪儿下手,才能多挖出点儿来,甚至恨不得背上背篓把枯枝败叶全背回去,让母亲痛痛快快地烧上一冬一春。

  现在,母亲去世将近40年了,我家村南的山坡也早已不是荒山秃岭,而是郁郁葱葱、满眼绿色。去年冬天,父亲去世时,烧茶水用了邻居一大堆木柴。事后,我找到邻居,想给人家一些补偿,没想到他却把我推了出来,还说我小看他了,家里那堆烂柴正愁没法儿处理,是我帮了他。听了他的话,我懵了。

  说话的空儿,他把我领进了他家的厨房。10平方米的操作间里窗明几净,没有一点烟熏火燎的痕迹。抽油烟机、天然气灶、电磁炉、沼气炉、轧面机、榨汁机、电饼铛、微波炉等,厨房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大冰箱。在村里,他家只是一个普通户,竟让我这个在县城居住多年的退休公务员望尘莫及。

  想起我们小时候老家的厨房,灶是黑的,墙是黑的,顶棚也是黑的,那时母亲做饭往往是猫一下腰,塞一把柴,拉一下风箱,再站起来贴个饼子。做熟一顿饭,头巾上一层黑灰的情景历历在目,和眼前的厨房比起来真是两个世界呀!这些年,我虽然回过无数次老家,知道农村变了,农民富了,人们住上了新房,坐上了汽车,可从来没有关注过厨房的变化。看完邻居家的厨房,我终于打消了补偿邻居柴火的想法。

  闫玉梁/文

  (作者65岁,系石家庄市平山县法院退休干部)

 
3上一篇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wlb@sjzdaily.com.cn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06003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